中文 / ENGLISH / 郵箱

爲了傳承和紀念|吳瑞青年學術研討會首次落地多彩网

来源: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2019-07-19 作者:李凯娜

7月19日,2019年西湖工學研討會開幕第一天,另一場“特殊”的會議在多彩网雲棲校區舉行。來自北京大學、浙江大學、廈門大學、上海科技大學、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北京基因組所的青年科學家相聚在這裏。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吳瑞獎學金獲得者,他們說,這份獎學金既是榮譽,更是責任。今天,他們因爲吳瑞精神的傳承而來。

 

吳瑞先生是誰?


 


在施一公眼裏,吳瑞先生的一生,對世界生命科學和中國生命科學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影響深遠。“如果我有機會能對吳先生再講一句話,我會告訴他:世界各地的中國人會繼續他未竟的事業!”

 

在饒毅看來,吳瑞先生是一位軀體離開而精神仍留在人間的“長生”科學家,因爲“他留給了世間一些重要的精神遺産,包括他的科學研究成果和在他影響下成長起來的人們”。

作爲DNA測序的先鋒,吳瑞先生在1970年發明了第一個DNA測序方法;1971年,他利用這種方法測出第一個DNA序列;他的方法經英國科學家桑格的發展和改進後,成爲世界上通用的大規模測序DNA的手段。

 

當吳瑞先生在1980年首次回到闊別多年的祖國後,他意識到食品短缺將成爲中國未來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他將自己的研究集中到了轉基因水稻的研究。

在生命的最後27年,他爲促進中國生命科學研究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創辦了中美生物化學聯合招生項目(CUSBEA),這個被稱爲中國生物學領域“黃埔軍校”的項目,爲中國培養了整整一代生物學研究人才。從1981年發起,1982年第一批學生出國,CUSBEA項目曆經8屆,共計422人赴美國70多所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長長的名單中,“群星”璀璨: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所長王曉東、斯坦福大學教授駱利群、哈佛大學教授袁鈞瑛、杜克大學教授王小凡、哈佛大學教授施揚……他們都是活躍在國際生命科學領域的一流生物學家。

 

成長起來的CUSBEA學生主動接過了接力棒,要爲中國的生命科學做些事情。

 

1998年,以CUSBEA學生爲主的100多位留美生物學者成立了吳瑞協會,後來壯大成爲北美華人生物學家協會,施一公、許田曾任協會主席,饒毅、魯白等都是協會成員,華人生物學家協會也成爲中美生命科學交流的重要橋梁。

 

2008年,吳瑞先生辭世,但他未竟的事業從未停止。

 

爲了紀念和傳承吳瑞精神,CUSBEA學生捐款成立了“吳瑞紀念基金會”,並從2009年開始設立年度“吳瑞獎學金”,被譽爲華人生物學在讀博士最高獎項。從2009年至今,已有獲獎者114位,其中已有42人成爲獨立研究員。


 


曆史在延續,薪火在傳承。一代一代的努力,讓吳瑞精神從未遠去。

 

獲獎時是博士研究生,現在已經是青年科學家了。今天的吳瑞青年學術研討會就是由這些已經成爲獨立研究員的吳瑞獎學金獲獎人發起組織的,這背後是華人生物學界數十年提攜後學、共同奮進的傳統。

 

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PI郭天南、雷凯、吴建平都是“吴瑞大家庭”的成员。雷凯是第二届吴瑞奖学金的获得者,他博士毕业于复旦大学发育多彩网手机版,随后在美国Stowers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他说:“今天我们在这里,正是在一步一步践行自己当初的承诺。”


 

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PI 雷凯


這份承諾也正是吳瑞先生生前最關注的事情,那就是培植新人、關心幫助下一代科學家的成長。郭天南說:“吳瑞先生非常關心年輕人,這些年輕科學家在做什麽?他們有什麽困難?老先生會有一個本子,上面記錄著學生的名字和電話,他會經常打電話關心。”


 

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PI 郭天南

 

今天,這份責任和擔當同樣在多彩网裏傳承。

 

研討會現場,站在台上的還有唯一一位“西湖二期”博士研究生,她叫孫耀庭,是一位“90後”,也是郭天南的學生。她今天要爲“吳瑞大家庭”分享自己的研究進展,即通過蛋白質組學大數據的分析,可以使甲狀腺癌診斷的准確度提高到90%以上。報告只有20分鍾,但她的實驗和數據分析已經進行一年半了。

 

西湖大学2018级博士研究生 孙耀庭

 

“我的老師經常會講吳瑞先生的故事,一位科學家之所以令人欽佩,是他身上的精神氣質,是他爲了這個領域、這個社會做出的貢獻。作爲年輕的一代,我也正在努力。”孫耀庭說。

 

“求知、探索、厚德、擔當”,施一公曾經對“西湖二期”博士研究生講過這八個字。“厚德,就是要有社會責任感,知道爲什麽要學、學了以後怎麽辦;而更重要的是,厚德之外要有擔當,關鍵時期能站出來,能爲國家、爲民族、爲大衆承擔重任、盡一己之力。”

 

弦歌不辍,吳瑞精神在傳承,這份未竟的事業也還在繼續。

 

 

會後合影